热血传奇4攻略|热血传奇手游开服表

新聞中心

開源中國發力軟件眾包平臺 助“碼農”成為自由職業者

時間:2016年1月20日         類別:媒體報道



近期登陸新三板的國內軟件外包服務公司“恒拓開源”(834415),12月12日宣布“開源中國”的軟件開發眾包平臺正式上線。開源中國CEO馬越在接受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專訪時表示,憑借開發云平臺“碼云”,開源中國未來希望成為智慧方案的網上交易平臺。

馬越樂觀預期,隨著萬物互聯時代的來臨,硬件智能化的趨勢將帶旺軟件需求。2014年,全球軟件市場達2.4萬億元人民幣,未來軟件市場的年增速將不低于15%。由于云計算技術逐步成熟,軟件開發的“眾包”模式將快速發展壯大,“明年將會涌現幾十家眾包平臺”。

 

從“外包”轉型“眾包”

從“外包”到“眾包”,馬越認為,這才真正體現開源軟件世界里的共享精神。這位43歲的開源軟件忠實信奉者,之所以推動自己的企業轉型,源頭還得從17年前講起。

馬越回憶說,“1998年我出國留學,學了最熱門的IT。后來趕上互聯網熱潮的尾巴,在美國找到了一份好工作,年薪6萬美元。但沒過多久就碰上第一次互聯網泡沫,許多同學轉行做會計,而我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,接觸到了開源軟件。”

“當時,我用Google原本想尋找一些開發程序過程中碰到問題的解決辦法,沒想到卻發現了一個其他人利用開源技術已經做好的軟件,我就拿來用了。”馬越感慨地說,“我看到了美國互聯網的有趣性,大家都當雷鋒——自己開發好的軟件,不藏著掖著,也不拿來賣錢,就是通過互聯網發布出來,供其他有需要的人使用。”

慢慢地,馬越從一個開源技術的使用者、獲益者,最后成為開源技術的堅定信奉者。“開源技術是互聯網上的一個寶庫,千千萬萬的程序員把自己的智慧分享出來,還形成了一種社會化協作的開發模式。這種分享精神是開源軟件的靈魂,是共享經濟的很好體現。”

2006年,馬越在美國獲得了“紅帽JBoss世界創新獎”:10個人用了7個月的時間,完成了600萬美元的軟件開發項目,基本上全部用的都是開源技術。2007年,馬越回國創業,利用開源技術,承接國內的軟件外包項目。“我們做了八年的軟件外包,但本質上是利用信息不對稱來賺中介費,這與開源技術去中介化的精神背道而馳。”

所以,“當你有能力開菜市場,就不直接賣菜了”,馬越堅定地推動公司向眾包業務轉型。

?

“碼云”為核心競爭力

2012年底,“恒拓開源”收購了當時國內最大的開源技術社區“開源中國”。馬越思考著說,“我們在資訊服務的基礎上希望拓展其他業務,趕在云計算技術日趨成熟的風口上,能否能將軟件開發搬到互聯網上呢?這正是開源軟件的精髓——跨時間、跨地點、跨組織。”所以,開源中國就打造了一套開發云“碼云”,它最核心的功能就是源代碼管理。

原來,所有的軟件都是由一行行源代碼組成的,少則千行,動輒上萬行,十幾萬行、上百萬行源代碼的軟件也比比皆是。如果做不好版本控制、源代碼管理,軟件開發就無法在云平臺上完成。馬越打比方說,這套開發云“碼云”就是“軟件工程的虛擬物流平臺”,目前上面有70萬個項目,有超過400億行源代碼,相當于20萬個程序員畢生的智慧。

“基于‘碼云’和‘開源中國’社區里200萬開發者,我們才敢推出眾包平臺。”馬越說,開源中國旗下有四個板塊的業務,服務于軟件開發者——社區幫助其學習,碼云幫助其工作,招聘幫助其找工作,眾包幫助其掙錢,最終幫助他們成為自由職業者。

近年,國內眾包平臺興起,“開源中國”憑什么吸引企業來下訂單,又憑什么吸引開發者來“搶單”呢?“不能靠單純的撮合。因為最終交易的軟件是非標準化的東西,所以只有將過程不斷地細化、標準化,才能保障結果盡可能和需求接近。”這是馬越的心得。

在他看來,軟件開發眾包平臺要做好,必須有三個條件:一是足夠多的靠譜項目;二是足夠多靠譜的開發者;三是保障交易能夠成功的交易平臺和虛擬物流平臺。“我們做了8年的軟件外包服務項目,可以作為平臺啟動的種子項目;社區里有200萬開發者;‘碼云’是運行了70萬個項目的穩定的保障平臺。”

所以,今年阿里巴巴和騰訊都在“開源中國”的軟件開發眾包平臺上,率先“試水”。其中,阿里巴巴已放出200萬元的項目;騰訊bugly的千余個項目也將通過“懸賞”模式進行發布,預計一個月內可以完成結項。

 

軟件市場增速至少15%

馬越對軟件市場和眾包模式,充滿信心。“未來的世界是‘碼’出來的”,他認為,未來將是“萬物互聯”的時代,所有的硬件都將智能化,所以軟件開發的需求潛力十分巨大。“2014年,全球軟件市場規模達2.4萬億元人民幣,今后幾年的年均增長速度都不會低于15%”。

目前,“恒拓開源”一年的軟件外包業務營業額約1億元人民幣,不擔心新興的“眾包”業務會革掉自身傳統的軟件外包業務的命嗎?

船小好掉頭,馬越坦率地說,“我們目前做到1億的年營業額,所以不太擔心,如果做到40億了,估計就比較難做這個革命了。”他透露,未來“恒拓開源”旗下原來400多個軟件開發工程師,也將成為“開源中國”軟件開發眾包平臺上的“合作伙伴”。

現在一些客戶對“眾包”模式,仍有所顧慮,比如“眾包”成果的質量是否可靠、自己開發的需求會否被對手抄襲等。馬越反問道,“試問一個有軟件開發需求的企業能找到BAT的人幫他們干活嗎?這些技術大牛掙著兩三百萬年薪,BAT又沒有外包業務。但是如果你的需求是這些大牛十分擅長的私活兒,這些大牛披著馬甲就幫你做了。”

“再者,還是談到‘碼云’,這是一個監管保障的平臺,甲方可以實時跟進項目進展。對于乙方來說,甲方必須要交信用保證金,‘碼云’保證了項目開發中每一個環節的確認和支付,最大限度地保障乙方可以放心賺錢;同時我們還會用本身的行業優勢,不斷地吸引客戶在平臺上發活兒,使乙方的收益最大。”馬越自信地說。

對比起怎樣吸引客戶和開發者,馬越認為,目前“開源中國”軟件開發眾包平臺更大的挑戰在于,如何獲得資本市場的認可。因為從“外包”向“眾包”轉型后,“恒拓開源”將逐漸轉變為一家互聯網公司,價值衡量的標準將從年營業額變為GMV(年度交易總額)。

幸好,“恒拓開源”12月7日在新三板掛牌,每股45元,第一天成交1000股,第二天成交4000股。“我已經感到欣慰了”,馬越說,目前他們的日均活躍用戶15萬,“希望開源中國軟件開發眾包平臺上線后,明年GMV一億,后年4億,再一年20億,再一年100億,這才是互聯網的曲線。”

“我們已經看到了眾包的曙光,希望幫助‘碼農’(程序員)變為自由職業者”,馬越預測,因為云計算技術的日漸成熟,明年中國將冒出幾十個軟件開發眾包平臺,“中國有600萬個程序員,如果有5%-10%變為自由職業者,都將是很大的市場。萬億級的市場,多幾個平臺才好,我們怕的不是競爭,怕的是不能給開發者一個好的生態”。

 

采訪原文載于 一財網:http://www.yicai.com/mnews/2015/12/4724753.html

热血传奇4攻略